桂銘升個人原創獨立博客
熱點評論│人生感悟│技術分享交流平臺

“買不起,喝東西,我隨你” 不會幾句諧音梗,在網絡社會你就是個five

最近大家都在總結2019年,如果讓我總結,就倆字:迷惑,因為這一年發生的迷惑行為太多了。

這一年發生的迷惑行為太多了

但令我沒想到的是,2020年的首次迷惑事件來得這么快。它就發生在江蘇衛視跨年晚會的舞臺上,哦不,確切的說,發生在正對舞臺的提詞器上。

“買不起,喝東西,我隨你。”乍一看這段“三字經”就像是朋友之間的寒暄,問你想要喝什么?你說隨便,都行。

“買不起,喝東西,我隨你。”

然而,舞臺上的歌手唱的卻是《灌籃高手》最著名的OP《好想大聲說愛你》,而“買不起”這段正是歌曲的開頭部分。

君が好きだと叫びたいBAAD – TV Animation SLAM DUNK Original Soundtrack ~Special TV Version~

《灌籃高手》

君が好きだと叫びたいBAAD

我是真的懵了!作為一個老牌二次元,這歌雖不說朗朗上口,但旋律一響,絕對是讓我滿腔熱血,恨不得凌晨四點抱上籃球直飛洛杉磯。

這首歌中最著名的一句歌詞空耳莫過于“四斤大豆、三根皮帶”,就連這句,江蘇衛視也給它寫在提詞器上了,只不過換成了“素雞大到,塞個皮蛋”。

江蘇衛視也給它寫在提詞器上了,只不過換成了“素雞大到,塞個皮蛋”。

好吧,又是素雞又是皮蛋,如果你非要讓正在跨年的觀眾感覺到一絲饑餓,新年第一天多點一份夜宵犒勞下自己,那也就算了,一句”Crazy for you”也整出個“貴的好油”是啥意思嘛?

哎,我的新年首“迷”就在元旦這天交了。

用中文標注日語羅馬音,在二次元里已經司空見慣,其名為:空耳,啥意思呢?就是幻聽、聽錯了,來源于日語“そらみみ”,換到中文語境里,其實非常簡單,兩個字:諧音。

諧音這玩意兒,其實沒那么高級,甚至在脫口秀行業被視為最低級、最沒有技術含量的梗,或許是因為每個人都在年少的時候不自覺“研習”過諧音這門學科吧。

《故事王》的著名梗:“拳拳拳拳(全)是魚”

比如在學英語的時候,英文課本里單詞下面標注的從來就不是什么復雜難記的音標,而是絕對不能讓老師看見的“應該累死”(English)。

日常用語有“耗阿油,愛母飯”,問星期幾就回答“忙得,吐死得”,這些諧音也就幫助記憶、無傷大雅,如果碰到了”s”結尾的單詞就有點難聽了。

日常用語有“耗阿油,愛母飯”,問星期幾就回答“忙得,吐死得”

什么“bus(爸死)”“yes(爺死)”“school(死光)”了。

好在當年我們在課本上比劃比劃,被老師叫起來念也能蒙混過關,最多導致日后一口流利的中式英語腔調難以糾正。

可現在的小孩老慘了,一旦這些小心思被發現,就被成天網上沖浪的父母拍成小視頻,讓眾多網友也來嘲弄一番。

這不,最近一個短視頻中,媽媽在教紅衣小女孩念”Grandmother”,但到了孩子嘴里,怎么說都變成了“滾NMD”,雖然同樣是問候母親的話語,但不得不說被諧音后就成了粗鄙之語。

最近一個短視頻中,媽媽在教紅衣小女孩念"Grandmother"

還好不是WDNMD

這種用中文標注英語的學習方法,仿佛渾然天成,是每個人都能輕松掌握的諧音梗。

不過它只能用在英語學習的初級階段,如果一直靠諧音學習,那英語水平就真的得停留在”abandon”了。

如果一直靠諧音學習,那英語水平就真的得停留在"abandon"了。

不過,凡事皆有意外,如果將中英諧音研究到出神入化,或許的確可以達到更高的境界。比如“巴山楚水凄涼地,responsibility.”的神級押韻,比如“葡萄美酒夜光杯,make love everyday”的風流雅韻。有“但使龍城飛將在,come on baby don’t be shy”的正能量,也有“今朝有酒今朝醉,tomorrow is another day”的傷懷。

(詩句來自微博@諧音梗研究所)

如果將中英諧音研究到出神入化,或許的確可以達到更高的境界

有這味兒了吧

正所謂取長補短、拿來主義,這境界可以說是東方與西方文化的全新交融。

我想,如果李白有幸能學習“應該累死”,感受下異域的神秘詞匯,一定也能寫出一首《靜YES》吧。“舉頭望明月,低頭school香。”

“舉頭望明月,低頭school香。”

其實諧音梗不是中國人的專利,外國人學中文時也會用,畢竟對于他們而言,中文可是全世界最難學習的語言,有多難呢?我舉個例子吧。請翻譯一句話:小龍女說“我也想過過過兒過過的生活。”

就像我們看英文句子里面的"that"一樣

這幾個“過”字,就像我們看英文句子里面的”that”一樣,腦子里是一團漿糊,這都哪兒跟哪兒?

外國人學中文時,諧音大法還是比較靠譜的,比如“你好嗎”就是”Knee How Ma”,“謝謝”就是”Shell Shell”,支付寶是”Cheerful Ball”。

外國人學中文時,諧音大法還是比較靠譜的

甚至還有方言的標注,像是東北話“哎媽,不好意思”就是”Emma book how yes”。不管中翻英還是英翻中,這諧音大法一來上手簡單,二來笑點也很給勁兒,唯一美中不足的是,會導致人們對同一個單詞的理解產生偏差。比如”dare”,熟悉英語的人肯定知道它是環保小衛士的口頭禪。

比如"dare",熟悉英語的人肯定知道它是環保小衛士的口頭禪。

但一個正在學日語的人對”dare”的第一反應肯定不是”How dare you”(你怎敢),而是“噠嘞?”(da re日語“誰”的羅馬音)。

說回正經的,其實諧音并不單純是為了搞笑,才在網絡時代被人們發現和使用。諧音實際上就是一種雙關的修辭手法,不少的文藝作品里會用到,通過“音同意不同”的巧妙給人帶來更多想象和思考的空間。

比如《紅樓夢》里的賈府四春:元春、迎春、探春、惜春,連起來諧音“原應嘆息”

比如《紅樓夢》里的賈府四春:元春、迎春、探春、惜春,連起來諧音“原應嘆息”,感嘆她們短暫又悲慘的身世經歷;另外還有甄士隱暗示了“真事隱去”、賈雨村暗喻了“假語存焉”。

再到通俗且常用的歇后語,也有不少用到諧音梗的,像是“糞船過江——裝死(裝屎)”,“耕地里甩鞭子——吹牛(催牛)”之類的。

再到通俗且常用的歇后語,也有不少用到諧音梗的

甚至我們走在大街上,路邊的不少廣告牌都會用諧音梗硬蹭明星的風頭,吃的喝的有陳罐西式茶貨鋪、飛輪海底撈火鍋店,玩的樂的有周華健身會所、張靚影像制作中心。

粥絕倫

粥絕倫

最過分的還有什么梁朝偉哥銷售處。

回到我們熟悉的網絡社會,諧音梗更是無孔不入,有經典的“制杖販劍”、“藍瘦香菇”、“因垂絲汀”。也有最近火起來的“Five(廢物)”、“沖鴨”、“你在想Peach”、“無Fuck說”。

關你peace

關你peace

一時間諧音梗已經不自覺融入了我們的日常生活,每個人張口就來,人人都像是諧音梗大師。當你豹頭痛哭、自抱自泣、自愧不如時,甚至沒有發現前一句話我已經用了兩個諧音梗的詞。

自抱自泣

雖然有時候諧音梗會被調侃成“笑話中的北極熊”(因為太冷),但我覺得它既能表達雙重意思,又能博人一笑,不就挺好的嘛。

如果有人非要你改“諧”歸正?告訴他:“Duck不必”!

-END-

贊(1) 打賞
未經允許不得轉載:感情線-熱點評論_人生感悟_電腦網絡技術分享平臺 » “買不起,喝東西,我隨你” 不會幾句諧音梗,在網絡社會你就是個five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評論 搶沙發

  • 昵稱 (必填)
  • 郵箱 (必填)
  • 網址

覺得文章有用就打賞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寶掃一掃打賞

微信掃一掃打賞

江苏时时彩大小单双